帅哥界榴莲

红拂夜奔

sugar

最喜欢的皮法文写手的】一篇文【的片段】,以前有写过读后感之类的,因为某些事情不见了....现在再看还是觉得不错哒,会让我想到过去的生活。或许过去种种皆是假象,我们再也无法去探明掩埋其下的究竟是什么。

【完结】

7.

毕业晚会开始前,塞斯克提了分手。

这是他终将面对的现实,不如彻底。

皮克听到这句话之后“嗯”了一声,掉头走了。

夏日的傍晚,风好温柔。小心地摆好难过,怕一个侧翻就惊涛骇浪。



塞斯克慢慢地从校门外的路上经过,扭头看那家餐厅,吃惊地发现已经关门,不再营业。冬天的夜里,还记得它亮着昏黄温暖的灯。

院系的晚会如期举行。

阿德拉上台的时候塞斯克认出了她,她唱一首欢快的歌。细细看她,脸上的明朗笑容给人力量。表演完毕,阿德拉俏皮地介绍,“下面有请我的学生。”

皮克在一片女生的尖叫声中上台,大夏的夜,一身正装,精致的领带夹不合规矩地裸露在外。“我学了很久才会弹这首歌。”

坐下来,调好麦克立架。他声音并不是很动听,还是有人在底下泪光闪现。



This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

I think I was blind before I met you

Don't know where I am, don't know where

I've been

But I know where I want to go



This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

I am glad I didn’t die before I met you



塞斯克闭起眼睛,假若能抵抗现实,这该是多么美好的假象。然后他在闭着眼的时候听到一曲终了的皮克说,“学会后我们分了手。”

周遭叫声四起,有鼓励,有唏嘘。

塞斯克不敢睁开眼。周遭的人议论纷纷,四处张望谁是那一个主人公。

皮克起身将吉他还给阿德拉,便直接从后台走了。



有没有试过酷热难当的夜晚里,冷得像过冬。塞斯克坐在礼堂不被光照的角落里,冻得抖瑟。



皮克从后台出去之后很安然地回到宿舍。他的生活好像也并没有就此颠覆,坚强地像没有过那么一段恋情。他理解塞斯克,他身上一直带着的强烈的不安。他能感觉到,虽然他尽力去给他勇气,但显然还不够。



他不知该做什么,最后只好哭了。

用尽所有的真心真意,花光我年少轻狂。我是那样全心全意地爱过你,爱着你,有没有走到最后,不能埋怨。用最快的速度,烧着我不久的青春。只顾着拼命盛开,最烈最热最真,忘记斤斤计较。像是与时间赛跑,拼尽全力,好在你离开我之前将我的一切都给你。

其实对于我,可能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真心,付出去了。



有时爱情这件事是很难捉摸的,你看不见它形象,亦闻不见它气味。但偏又感觉得到它。抵在你心底,仿佛能控制你所有思绪。

相爱都很相似,同样的情节,分去给不同的人体验。但这世上偏就有那么多痴男怨女,这情节再过一百年,陈旧至腐朽,还是用百分百的真心去经历。



皮克反思自己,做过的事可能真的太普通。他与塞斯克,与所有人一致,不过是在吃饭游戏谈话共处中历练彼此感情。

他对塞斯克的心意,可能是表达不够,又或是做得不足,总之他时常觉得他的十分心,塞斯克好像只能感受到七分。

他不怎么喜欢夏天的,觉得太热。可是塞斯克喜欢。他并不知自己会有那样多的热情,在夏日的正午,走到门外给塞斯克买午餐,再在如此大的太阳下走回,送去给他。你若问他,热不热。他一定是流着满脸的汗,说不觉得。

他肯陪着他正午去球场踢球。细心替他留意合适的衣物。观察他神色。用手机替他照着阶梯,防他看不清。学会弹唱,好给他听。

事情都是很小的,皮克也从未觉得累。一个人,在二十岁的时候最易受伤,那时一句轻描淡写都将你浑身刺遍,因为你实在对他毫无防备,类似空门大开,全身要害都拿去给他伤害。至真至诚,倾心倾力。

所以当到了三十岁,再伤害你就变得很困难。你早学会了防备,不以真心示人,全身护住。

再到四十岁,几乎天下无敌。心意已都锁紧,没有破绽。



所以皮克即使没有多说,但全身被刺穿的感觉像是一种死刑。他想告诉塞斯克的是,塞斯克给了他一种新的生活,所以遇见你是我生命里的第一天。



他很怀疑,即便直到分手后,塞斯克有没有明白过,还是只有他自己清楚,那些年的他,是真的将自己全部付出去。



塞斯克在五年后娶妻生子,生活安稳。

他已经重新认识了当初那种折磨自己的不安,他以为那是天大的命运抉择,其实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凸起的坎而已。他还能记得马诺罗的样子,坐在地面上半闭着眼。他曾经十分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去当卡车司机,但现在的他明白,做卡车司机,也是很难的,并且可以很幸福。



他有过的那一段恋情,一直非常害怕地不敢定义。他对自己讲起来的时候还是叫它,“假象。”

他后来收到阿德拉寄过来的包裹,里面是很多很多的照片。

每一张都是他和皮克,在校园的各个角落。

照片上的两个人对看着,笑着。



他还能清晰地记得皮克的每一种模样,还有皮克为他做过的一切。在后来的人来人往中,他终于体会到真心的难能可贵。

他翻到一张拍的略有些失焦的照片,想必是因为偷拍所以手有些抖。

最早的那节课上,皮克睡在他旁边,他低头看了皮克那么一眼。

他慢慢回想起所有的故事,从这张照片上的这一刹开始。



你知道他已近而立之年,所以他不会再为这些事掉下形式的眼泪。

但他终于明白,那些年里一直被他称作假象的东西,真名叫做爱情。


评论(5)